当前位置:主页 > 查看内容

京东"分裂":精心布置的人设带来了辉煌,也将还以

发布时间:2019-04-12 08:00| 位朋友查看

简介:豆瓣上有一个真假不详的故事: 一个常年与快递打交道的电商工作人员,因紧急情况使用了京东的快递服务。小哥在东哥“兄弟”的鼓舞下,积极推销京东对外的快递服务,在快件被……

豆瓣上有一个真假不详的故事:

一个常年与快递打交道的电商工作人员,因紧急情况使用了京东的快递服务。小哥在东哥“兄弟”的鼓舞下,积极推销京东对外的快递服务,在快件被耽误时又积极替公司安抚客户。然而,最终小哥要离职了。

整个故事最关键的是小哥的三句话:

“我们东哥是我们的兄弟,他处处念着我们的发展”——积极揽件时;

“东哥始终是记挂兄弟们的,也记挂着客户的!”——快件7天才到达时;

“我下个月离职了,东哥,不是兄弟。”——沉默离职时;

作为几百亿美元市值的上市公司老板,刘强东肯定不可能成为快递员的兄弟,但这不妨碍“兄弟”一词成为中关村小贩出身的刘强东拉拢草根阶层的江湖词汇。

“我们永远不会开除任何一个兄弟”的公开承诺,加上较高的薪酬,京东快递员的归属感和稳定性一直不错,不少用户直言不讳选择京东的原因就在于它的物流速度以及小哥服务,而不是产品,更谈不上价格优势。

现在,东哥一溜“CXO”兄弟纷纷离开后,最底层的快递员兄弟也难逃此劫,无底薪化坐实,标志着“兄弟”彻底没得做了。

每个陷入麻烦的互联网企业都会有各种各样的理由,总之都是一刀切摊了牌,大家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嘟嘟囔囔也就散了。

但京东最特殊的地方在于,它是分裂的,前后不一、左右不一的,不论是京东还是刘强东在商业层面或是道德层面都立了太多flag,结果又往往不是原来说的那样。

分裂不一定是坏事,但分裂开始的前提,一定是麻烦不断积累了很久。

如今的京东,陷入了四重“分裂”当中。

上下分裂:前台计件、后台计时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里说,计件工资比计时工资更有欺骗性,计件工资表面上是奖励生产量大的员工,实际是加大剥削力度,最大化的赚取工人有限单位时间的剩余价值与生产价值。

如果按马克思的观点,无底薪模式,让曾经在心里一厢情愿把东哥当兄弟的快递员们,沦为了彻底的计件工资工人,与京东彻底变为资本家与工人的剥削关系。

一切当初的美好荡然无存,在经营境况不佳时才知道现实是多么地赤裸裸。

对京东而言,计件工资最大的好处不是削减成本,而是把配送这个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刚性成本变成彻底的“无风险成本”——企业的配送成本只有在业务量上升时才会同步提升,是先有效益再有成本的“甜蜜负担”。

即便京东在电商大环境下经营进一步恶化,至少庞大的配送退伍不会再拖后腿了,不只是解决现有困境,更是在未来一劳永逸。

在经济局势变化时,个人必须减少负债应对风险,对京东而言,配送无底薪化本质就是在减少属于未来的企业负债。

类似的玩法在地产企业销售团队里体现得更为明显。贵阳花果园、长沙恒大文化旅游城庞大的销售团队规模,要多大有多大,他们构不成刚性成本,支出只有在销量先增加的情况下才会增加。

不但不会拖后腿,京东还有了进一步扩大规模的能力。

年初京东声称要扩招10000人,以一线员工及基层管理者为主。事实上,在“甜蜜负担”下,10000这个数字变成100000也无妨,并不会对京东构成太多的成本压力。

只是,数字越大,单个人的价值往往就越低,这是无法避免的。

纯粹从资本家的角度,这一切也无可厚非。吊诡的是,在一线员工之外的后台,京东却要将“计时工资”贯彻到底。

不论是996还是剔除三类人,抛开“奋斗”这类套话词汇不讲,京东对那些非一线人员的要求,都带有很强的时间特征。那些一周能待满72小时的,恐怕很难成为被裁的对象。

有人说,996的结果是磨洋工(某些互联网企业的实践就是如此),人能够集中注意力的时间是有限的,拼时长不如拼高效地工作。

这其实是不了解京东,不了解刘强东。

韩平2014年在《年轻就是要活出你自己:刘强东的商业新逻辑》一书中对刘强东的发迹过程进行了详尽描述,最大的特征是强烈控制欲下的独断专行。

后来,那些互联网八卦中的刘强东秉性的段子基本沿袭了这一论断,明尼苏达事件后,舆论对京东接班人的疑虑,也多基于刘强东太过强势、控制欲太强造成的皇太子缺位。

而现在,京东要淘汰三类人,与其说是要996,倒不如说是这种控制欲在京东后台部门进一步强化。

毕竟,越是王朝危亡之际,核心统治的控制力就越重要。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