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查看内容

Facebook、Amazon都玩上太空业务,没有预算的NASA是

发布时间:2017-07-22 09:05| 位朋友查看

简介:埃隆马斯克玩了一个SpaceX,杰夫贝佐斯在Amazon位于西雅图的工厂里养着一个Blue Origin,Google的XLab里弄了一个Rapid Evaluation团队专门研发太空电梯。 美国有钱人不撸猫不喝酒,近些年净在……

埃隆·马斯克“玩”了一个SpaceX,杰夫·贝佐斯在Amazon位于西雅图的工厂里养着一个Blue Origin,Google的XLab里弄了一个Rapid Evaluation团队专门研发太空电梯。

美国有钱人不撸猫不喝酒,近些年净在太空事业上醉生梦死了。

这两年,SpaceX的猎鹰火箭、蚱蜢火箭的重复回收技术,反复帮美国军方发射卫星。Blue Origin虽然这么多年一直没能发射一颗卫星(毕竟人家朝着太空旅行去的),但比SpaceX更先进的New Shepard火箭,在回收技术和效率上走的更远。

可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在1981年就已经制造出了航天飞机,可重复回收利用的航天飞机当时完美执行任务,惊爆全球。现在一群SpaceX、Blue Origin造一些重复回收的蚱蜢火箭、New Shepard火箭,这不是炒冷饭吗?

美国硅谷这些互联网公司怎么都不好好做生意,拿着“没回报”的太空事业当公司爱好?投资人不削他们吗?

这其实跟响应美国政府号召有关。

没有预算的NASA,是这样进入民用市场搞商业化的?

1981年,美国NASA的航天飞机在太空任务中表现的非常出色,虽然如此,可是NASA的研究员们并没有高兴多少,他们不得不面对民众严重质疑的一个问题:航空航天的未来在哪?以及这个问题所带来的预算大降,几千个研究员因此失业难题。

在此前的1970年,一位赞比亚修女玛丽·朱昆达(Mary Jucunda)曾给时任NASA马歇尔空间飞行中心(Marshall Space Flight Centre)科学副总监恩斯特·史都林格(Ernst Stuhlinger)写信,她在信中问到:“目前地球上还有这么多小孩子吃不上饭,你们怎么能舍得为远在火星的项目花费数十亿美元?”

当时有这种想法的人不在少数。如果不是身处冷战的军备竞赛、太空竞赛中,航空航天根本无法发展起来。

而在航天飞机成功运作之后,美国NASA看到的不是胜利的喜悦,反而是更多类型航天飞机、太空空间站、太空运输机、太空接驳机等等项目的研发。

研发不是问题,问题是没钱。如果太空项目不能做到商业化,将会严重拖累美国政府,进入破产边缘。

因为数度经济危机,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国家侦察办公室NRO、运输部联邦航空局FAA、联邦通信委员会FCC等多部门经费紧张,从1980年代,美国就开始将这些国防科研项目进行分拆,面向民众试行商业化服务。

2008年经济危机的原因,从2009年奥巴马上任美国总统以来,就开始通过美国国防先进项目研究局DRAPA,推动一些先进成熟的太空技术服务走向商用。

此前小新也详细写过奥巴马为了普及网络服务,降低高新技术创业门槛,大刀阔斧的推进“网络中立”法案,把美国电信业收拾的够呛。而在航空航天领域,奥巴马也做了积极的商业化推动。

互联网通讯项目跟今天小新要写的太空运输项目其实都是在1980年代开始,从国防先进项目研究局DRAPA等各个部门里拆分出来,向市场推出业务服务快速发展起来的。

互联网通讯项目先是在大学各研究机构内进行试验组网,随后推向各大商业公司内部用以商务办公,最后在AT&T、朗讯、思科、甲骨文、微软、IBM、苹果等公司的努力下走向了普通用户家里。

而太空项目就没那么容易了。

虽说太空旅行一度引起全世界富豪的兴趣,但火箭发射频率一直难以提高,对参与太空旅行人的体质要求也非常高,同时也没有其他企业级的需求,就一直没能普及开来。

美国政府近40年的太空服务商用推进过程,也一直围绕着政府开放采购权,采购更多私人企业提供的产品元件,来促使一些用于太空的技术在民用市场商业化。民用领域各种碳纤维、清洁材料的采用,飞机汽车发动机材料技术改造,公共交通系统的升级换代,都因为航空技术的开拓发展有了很大的提高。

租用美军基地直升机拍摄的《现代启示录》

但太空服务至今还是没有成为人们可以随意体验的产品服务,这也大大阻碍了太空事业的良性发展。

随着经济的波动,需要研发的先进项目增多,美国在太空领域的预算一直呈现下降趋势。太空服务的商业化运作有点等不及了。

于是从1981年开始,当时的美国里根总统进行了诸多尝试。

首先是与世界各国合作,分担财政压力,提出了国际空间站规划,全球农业卫星、气象卫星、导航卫星等观测网络,为北约盟国提供国防服务。促使欧日澳加韩等国家地区,按照自己的技术标准,合作研发卫星系统、火箭系统,来大幅度降低项目成本。除此之外,NASA还为其他国家提供卫星发射服务、载人航天实验服务。如此,解决了一定的经费压力。

第二个就是推进航空航天领域的技术乃至国防先进项目研究局DRAPA的技术项目,进行分离商用。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