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查看内容

宽松只解近渴 经济难除远忧

发布时间:2018-07-29 08:00| 位朋友查看

简介:图:货币宽鬆不能解决结构性问题,反而可能加剧结构失衡 如果我们用新的宽松去解决过去宽松留下的问题,只会让风险的雪球越滚越大。我们更应该做的是回归本源,加快自身的改……

图:货币宽鬆不能解决结构性问题,反而可能加剧结构失衡

如果我们用新的宽松去解决过去宽松留下的问题,只会让风险的雪球越滚越大。我们更应该做的是回归本源,加快自身的改革和转型。/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首席经济学家管清友

 

宽松似乎成了一种瘾,每隔三四年就会犯一次,一犯就要找央行求解药:第一次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後,央行5次降息、4次降准;第二次是2011年欧债危机之後,央行2次降息、3次降准;最近一次是2014年中国经济增速逼近7%之後,央行史无前例地6次降准、6次降息。2018年,我们似乎又要经历相同的故事。

 

临近年中政治局会议,中央要对下半年经济政策定调。在紧缩中吃尽苦头的各方不断给央行喊话。央行似乎挺不住了,先是定向降准,然後是MLF(中期借贷便利),一切都很像2014年上半年。如果按照历史的剧本发展,接下来就是全面降准、降息,直到地产、财政、金融全面放松。上次从定向降准(4月)到全面宽松(9月刺激地产、11月降息)用了半年左右,这次可能慢一些,但趋势已经越来越明显。

 

脱实向虚无法避免

 

过去一年多,我们坚定地收紧银根、去杠杆、挤泡沫,很不容易,值得肯定。如果现在转向货币和信用的双宽松,基本上可以说是前功尽弃、负向激励。货币紧缩,一定是行百里者半九十,而货币放水,也一定是一发不可收拾。上一轮货币宽松的“伤疤”还没好,难道我们就已经忘了疼?历史一次又一次地告诉大家,货币宽松绝对不是万能药,指望央行当药神是不公平的,也是不现实的。

 

第一,货币宽松不能有效刺激实体,更多的是制造价格幻象。货币就像激素,GDP就是人的个头,前三十年中国“年轻”(人口红利)的时候打激素可以长个头,现在青春期已过(人口老龄化),激素只会让人虚胖。过去十年三轮大宽松,效果越来越弱,反应越来越迟钝。中国经济缺的是改革和创新,而不是货币,仅靠“放水”并不能创造实体财富,只会带来虚拟的价格幻象。如果再宽松,见效时间会更长、反弹幅度会更弱、持续时间会更短。

 

第二,货币宽松可能会重燃资产泡沫,导致经济“脱实向虚”。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把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列为三大攻坚战之一,眼下金融风险的确越来越多,这也是很多人支持宽松的原因。但不要忘了,这些风险是怎麽来的?从2014年宽松到2016年底收紧,所有资产都被炒了一遍,2014年是债券,2015年是股票,2016年是商品和地产。金融的过度繁荣让实体企业无心恋战,上市公司甚至拿股东的钱来搞理财,2017年上市公司持有的理财产品超过1万亿元,而五年前这个数字不到100亿元(人民币,下同)。

 

更危险的是,货币宽松带来的牛市很大程度上是泡沫,一旦泡沫破裂就会引发连锁反应,2015年的“股灾”给我们敲响了警钟,金融危机并没有我们想像的那麽遥远,以至於2016年政治局会议上直接点名“抑制资产泡沫”。这个任务还没有完成,商品和地产都还在高位,但实际需求并不支持。归根到底,实体经济已经承载不了这麽大剂量的流动性,一旦放松,很可能又是脱实向虚,鸡犬升天。

 

第三,货币宽松可能让去杠杆前功尽弃,带来更大的金融风险。杠杆的风险无非是现金流覆盖不了利息,甚至本金。过去可以用货币宽松来稳杠杆,逻辑是“货币宽松─实体复苏─企业利润改善─偿还债务”,但现在货币宽松只会进一步恶化杠杆,因为单位债务创造的GDP越来越少。举个例子,你借给企业100元,利息是8%,如果他能赚10元,那加杠杆就没有问题,但如果他只能赚1元甚至还亏损,你放的这些钱就只能拖延续命,而且续命的成本会越来越高,一年还不上利息就会变成108元,再还不上就继续累积。对企业来说,杠杆风险会越来越大,对经济来说,银行坏帐必然增加,直至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

 

贫富差距逐步加大

 

第四,货币宽松不可能完全定向,也不可能解决结构性问题,反而可能加剧结构失衡。货币是自由流动的,不是你想让它去哪它就去哪,往往它的选择和最初的意愿是相反的。我们希望流动性能去消化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库存,但实际上流动性毫不犹豫地奔向了一二线城市。我们希望流动性能去支持中小企业、民营企业,但实际上流动性毫不犹豫地钻到了上市龙头、地方政府平台和大国企的“保护伞”之下。类似的教训太多,在此不一一列举。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