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查看内容

【寒飞论债】理财抢券有点疯——7月债市机构持仓复盘

发布时间:2018-08-14 09:05| 位朋友查看

简介:理财抢券有点疯 ——7月债市机构持仓复盘 摘要 7月份利率债、信用债曲线最为突出的特点是曲线持续陡峭化,从择时的角度看,应当成为减短债、买长债的时机。信用风险的角度看,……

  理财抢券有点疯

  ——7月债市机构持仓复盘

  摘要

  7月份利率债、信用债曲线最为突出的特点是曲线持续陡峭化,从择时的角度看,应当成为减短债、买长债的时机。信用风险的角度看,随着“宽信用”政策的落地,信用债收益逐步兑现。券种切换的角度看,是利率向信用切换的阶段。

  从7月份机构持仓数据看,大中型银行全面减政金、减短债;中小银行继续加大地方债持有力度;广义基金大规模增持信用债。

  7月份理财对信用债的抢筹,背后反映出的是对“资产荒”的担忧。今年以来银行理财成本相对刚性,资产端收益率要求自然相对较高。但在债市从利率债走强逐渐转向信用债走强过程中,银行理财特别是老产品反而面临较大的“资产荒”压力。因此,在信用债牛市的初期,通过一级市场“抢筹”、拉长久期、下沉信用也成为规模庞大的银行理财的债券投资选择。

  从杠杆水平看,流动性持续宽松并未带来显性杠杆的持续上升,但“滚隔夜”现象有所抬头。

  一、7月托管量及发行:债券发行期限拉长

  近期7月份债券托管相关数据已经全部公布。7月份以来,我们看到信用债走强,利率债分歧渐升的情况。在本篇,我们将把握市场主线,剖析7月以来各类机构债市行为。

  从托管量变动看,主要券种托管量持续上升,中债和上清所托管量增量较6月进一步上升。具体到券种看,短融中票信用债持续增加,但企业债和定向工具持续收缩,且收缩量创出年内最高值。

从一级发行情况看,7月份利率债尤其是地方债加速发行。与2017年同期相比国债和政金债发行量接近,地方债发行量略有下降。考虑到8月底之前要完成地方政府债务置换,我们8月份地方政府债券发行将持续出现周发行量超过2000亿元的情况。

 
  从一级发行情况看,7月份利率债尤其是地方债加速发行。与2017年同期相比国债和政金债发行量接近,地方债发行量略有下降。考虑到8月底之前要完成地方政府债务置换,我们8月份地方政府债券发行将持续出现周发行量超过2000亿元的情况。

  从信用债发行看,债券增量发行仍然以短融/超短融为主,7月份企业债发行持续萎缩。期限稍长的中票发行环比、同比均有明显恢复,主要是受益于信用债市场回暖。

从发行期限看,7月份利率债发行期限继续拉长,国债发行期限中枢向3-5Y区间集中。从政金债发行期限看,由于10Y国开发行增加,导致7-10Y占比上升。

 
  从发行期限看,7月份利率债发行期限继续拉长,国债发行期限中枢向3-5Y区间集中。从政金债发行期限看,由于10Y国开发行增加,导致7-10Y占比上升。

二、7月持有者结构:银行理财“抢筹”信用债

 

二、7月持有者结构:银行理财“抢筹”信用债

  从7月债券收益率变动特征看,最为突出的特征是:曲线陡峭化、信用利差全面收缩。从投资策略上看,7月应当是短债减持的较好窗口,但从机构持仓变动看,关于长短债的看法仍存在分歧。

  首先从利率债持有者结构变动看,大中型银行全面减持政金债,持仓重点重新转向国债。从目前国债和政金债税收、资本还原后的收益率比较看,大中型银行配置国债较政金债更为划算。因此,在政金债收益兑现较为充分的情况下,大中型银行在利率债配置上大规模降低政金债持有比例,调整为性价比更高的国债。目前对政金债的增持机构仅剩中小银行,主要来自于交易动机而非长期配置。

  从信用债增持情况看,大中型银行全面减持短久期信用债以实现价差收益。但广义基金进一步大规模增持短久期信用债,我们认为主要是在目前信用债发行利率走低、信用风险有所收敛的环境下,以银行理财为主的产品“抢筹”所致。7月份货币基金和债基的规模变动仅有700亿元的变动,广义基金7月单月高达3869亿元的债券增持,我们认为主要来自于银行理财债券配置比例的提升。

银行理财今年以来成本相对刚性,资产端收益率要求自然相对较高。但在债市从利率债走强逐渐转向信用债走强过程中,银行理财特别是未完全过渡完的老产品反而面临较大的“资产荒”压力。因此,在信用债牛市的初期,通过一级市场“抢筹”、拉长久期、下沉信用也成为规模庞大的银行理财的债券投资选择。从广义基金增持规模与发行量对比看,广义基金增持短融规模接近月度发行量50%,增持中票规模也接近当月发行量的50%。因此,广义基金7月份对信用债的集中需求导致了7月份信用债发行“量升价跌”的格局。

 
  银行理财今年以来成本相对刚性,资产端收益率要求自然相对较高。但在债市从利率债走强逐渐转向信用债走强过程中,银行理财特别是未完全过渡完的老产品反而面临较大的“资产荒”压力。因此,在信用债牛市的初期,通过一级市场“抢筹”、拉长久期、下沉信用也成为规模庞大的银行理财的债券投资选择。从广义基金增持规模与发行量对比看,广义基金增持短融规模接近月度发行量50%,增持中票规模也接近当月发行量的50%。因此,广义基金7月份对信用债的集中需求导致了7月份信用债发行“量升价跌”的格局。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