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查看内容

曹博:有牛股没有牛市?股市机会依然优于商品

发布时间:2017-03-17 08:02| 位朋友查看

简介:深圳市凯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宏观研究总监曹博先生在第四届(2017)中国资管精英大会做了主题演讲,他分享的题目是《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走势及商品期货策略》 曹博表示大宗商品……

  深圳市凯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宏观研究总监曹博先生在第四届(2017)中国资管精英大会做了主题演讲,他分享的题目是《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走势及商品期货策略》

  曹博表示大宗商品全年一方面有潜在释放抑制,一方面需求端力度不会很低,全年震荡分化可能性更大,仍相对看好黑色、有色。

  大类资产里,股市优于商品和债券,是最佳配置资产,一方面企业地润仍会延续修复,另一方面随着监管制度的改革,股市生态在逐渐转好,波动率的下降意味着持续性的增强。周期行业强劣至少维持到上半年,成长股也许下半年有结构性机会。3、4线消费升级加速为股市最重要选股逻辑。波动率越大持续越弱,波动率大幅度降低意味着持续性增强,大家看美股就知道。

  市场的一致预期从年前开始已经不可持续了,对于成长股可能下半年有结构性的机会,有牛股没有牛市。

  以下是曹博的演讲实录:

  感谢资管网提供这样一个机会,跟大家做一个探讨。

  宏观研究,整个宏观系统我们常说它其实是一个复杂性的,我们内部探讨过用自然科学的复杂性去研究宏观经济,认为应该用一个系统的观点观察它,而且要有动态的观点去跟踪。我们做买方宏观研究,其实更多是做跟踪跟归纳,在这个基础上做适当的演绎,这样对我们的投资决策、资产配置,会有一点点价值。

  今天我主要讲的缺乏系统性,主要是几个点,也不一定对,供大家探讨。

  第一部分

  第一大部分我想说一些老生常谈的事情,这几年大家对中国经济的一些担忧,这个事情我觉得市场上讨论的已经相当充分,但是我想归纳总结一下,因为它涉及到我们后边对当前一些变化的认识。

  首先是中国经济大家担忧的问题,显然是指我们旧模式下的高杠杆以及高负债的问题,这个问题我们看一下数据,中国杠杆率在全球来说不低,当然不是最高的。尤其是大家担忧企业部门的杠杆或者债务,这个大家都比较清楚。

  其中政府和居民部门的杠杆率,还是处于不高的水平。我们探讨的几大中国经济的问题,第一个是高杠杆,第二个高负债,这俩是一个问题。第三个是高货币存量,也就是货币超发问题。第四个是产能过剩的问题。

  其实,这几个问题本质上是一个问题,也就是中国的旧模式的问题。这个旧模式实际上在2008年之后,它继续得到了进一步的加强,或者说走向了一个相对极端的方向,也就是依赖地产和基建,或者说我们依赖投资的一种模式。所以它造成了一些问题,尤其是企业的杠杆问题,以及债务的问题。这些问题反应在货币上,实际上就是大家常说的货币超发的问题,但是这个超发或者与否,它有一个相对的概念,所以说我们的货币超发的问题,它其实是一个我们经济发展模式的结果。我们先看后边的图,中国的M2和商业银行资产负债表的问题,它其实是我们旧模式发展的结果,我们在间接融资为主导的模式下,依赖投资和加杠杆的模式,导致货币高增长。我们看中国的商业银行资产负债表的规模,已经到了35万亿美元,对比来说,美国是16万亿美元。德国和日本都是在8万亿,或者9万亿美元。这样一个结果,其实它深刻反应了中国经济的一些问题,最根本的问题。

  另一个问题是刚才讲到的高杠杆下的高投资的模式,主要是在2008—2013年发生的,也就是大规模的产能的投放,这个过程促使了信用派生,造成了比较高的货币存量。但是从2013年开始,我们的信用派生模式,有了一个新的增量,也就是我们的金融同业业务的泡沫,2013年我们的金融自由化,如果2008—2013年是实体产能的大跃进,那么2013—2016年对应的是金融产能的大跃进,这个体现在各个金融产品上,包括股市、债市,尤其是银行同业业务的急速扩展。

  这是一些规模的数据,过去一年银行对非银部门债权已经成为了最主要的资产扩张项,它反应了金融泡沫集中的后果,用于传统银行的资产业务,也就是我们货币创造模式的几大业务里,可能是贷款,或者说债权,但是现在其实同业业务已经成了银行资产业务第一大项。所以2013—2016年这一段时间,造成金融产能的大跃进。

  我们的货币高存量,造成了两个事情,一个是资产泡沫,一个是金融泡沫。资产泡沫就是地产,金融泡沫就是刚才描述的金融同业业务的极端发展。这两个原因是汇率压力的原因,而资产泡沫和金融泡沫背后的原因是旧模式造成的结果,或者说是负作用。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