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查看内容

券商的智能革命:不够抢的流量 防不住的腾讯和

发布时间:2018-01-21 09:04| 位朋友查看

简介:摘要:错过了移动互联网的红利,人工智能让券商找到了新的出口,但流量的枯竭和互联网巨头的觊觎为这个新故事增加了不确定性。 李墨天 以人工智能为主题的发布会贯穿了券商的……

  摘要: 错过了移动互联网的红利,人工智能让券商找到了新的出口,但流量的枯竭和互联网巨头的觊觎为这个新故事增加了不确定性。

  李墨天

  以人工智能为主题的发布会贯穿了券商的整个2017年。

  牛市的繁荣让券商错过了移动互联网最繁荣的增长阶段,在经纪业务收入逐渐下滑的时候,他们终于找到了一条还算清晰的路径来规划未来的发展。

  压力和焦虑始终存在,以同花顺为代表的第三方金融信息服务商依然扮演着流量入口的角色,腾讯、蚂蚁金服和其他互联网巨头也对券商牌照虎视眈眈。不管是新的增长点、新的突破口,还是面对的新的用户群体,群狼环伺间的券商都迫切的需要给财富管理转型这个老话题讲一个新故事。

  网络金融部的崛起

  网络金融部正在成为大型券商里最具活力的部门。

  “网络金融部之前是几十个人,现在上百人。IT部门中大多数人也直接或间接的在做着网络金融相关的工作。再加上分支机构,营业部,全公司上千人在做线上业务。”国泰君安网络金融部负责人毕志刚说。

  2016年做可运营的社交化投资平台,2017年做智能化APP,然后到2018年做投资理财领域的垂直领域超级APP。这是国泰君安君弘的三年三步走策略。

  类似的变化正在大大小小的券商内部上演,Kensho、Estimize和Wealthfront这样的公司在华尔街掀起波澜的时候,他们还在牛市里打着饱嗝,没能赶上移动互联网红利消散的余温。市场退潮,财富管理转型这个老话题又被重新提及。

  去年2月,广发证券发布了其自主研发的智能投顾产品贝塔牛,这被视为券商在人工智能应用上的第一次出手。四个月后,长江证券的iVatarGo也正式亮相。

  到了年底,券商们对人工智能的宣传与造势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顶峰。11月初,国泰君安举行了一场“人机大战”比赛,将模拟炒股、量化策略、机器学习等模块通过人与机器人的对弈融入,对其智能化服务进行宣传。

  11月22日,在国泰君安承办的“2017年首届证券智能化峰会”上,毕志刚以“证券AI服务:新时代,新未来”为主题发表了国泰君安证券智能化服务的大动作。同一天,华泰证券在南京举行了主打智能投顾服务的涨乐财富通App 5.0的发布会,方正证券的金麒麟论坛也在北京召开,人工智能与金融科技同样是主角。

  “过去把App当成交易工具,你爱装不装。现在的定位变成了客户服务平台就,是所有的客户都要装。”毕志刚说,“和互联网公司比,券商毕竟是靠营业部成长起来的,基因不一样,线上业务的建设需要加速。”

  过去十多年时间里,券商一边铺着营业部一边目睹着以同花顺为代表的第三方金融信息服务商的悄然举起,伴随着去年年中由大型券商主导的一次小规模的“去同花顺”运动,人工智能为券商找到了一个新的突破口。

  流量枯竭

  与发布会的高调对应,刚刚铺满一万家营业部的券商们正面临着比任何时候都要严重的增长瓶颈——和风头正盛的消费金融相比,他们身处的存量市场的天花板并不算高。

  “通俗地讲就是没韭菜割了,流量红利的时代过去了。”一位证券行业从业者这样类比——从1990年11月20日上海证券交易所成立算起,几次大起大落里,中国散户的数量定格在了1.2亿。“大家导来导去,就算来你这开户,也是在别的地方开过户的,新增用户枯竭了。”

  持续的佣金价格战也在让券商的经纪业务收入不断下滑。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前三季度,全行业实现代理买卖证券业务净收入(含席位租赁收入)626.1亿元,同比减少22.78%。同一时期,整个证券行业平均净佣金率为万分之3.94,一些券商还会为高净值客户开出万分之1.2的超低佣金率。

  “按照行业普遍的预计,到2019年券商的经纪业务就不赚钱了,但是现在经纪业务在收入结构里占比还是很大。”毕志刚称。即使在二级市场相对低迷的2016年,证券经纪业务贡献的收入也能达到券商总收入的1/3。而在牛市过程中,将融资融券并入经纪业务里,经纪业务对利润的贡献能轻易达到一半以上。对券商来说,以前可以做大规模、薄利多销,但现在规模见顶了。

  同花顺们在上一轮牛市中借助移动互联网的红利站稳了流量入口的地位,继而可以探索更多的业务可能。券商意识到这一点时,流量已经被瓜分殆尽。

  “券商发现自己将近50%的交易笔数都来自同花顺的App,这就意味着所有的客户数据、行为都被同花顺拿走了,增值服务也被同花顺做了,券商彻底变成了通道,他们对这件事情是非常警惕的。” 一位第三方交易软件服务商高管告诉全天候科技。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