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查看内容

联合,以美丽的名义

发布时间:2017-02-14 09:12| 位朋友查看

简介:联合,以美丽的名义 合并后的蘑菇街、美丽说与淘世界建构起了美丽联合集团的生态,在消费升级的背景下它们试图将女性服务市场一网打尽。而这家平台,也被公认认为是下一个淘……

联合,以美丽的名义

  合并后的蘑菇街、美丽说与淘世界建构起了美丽联合集团的生态,在消费升级的背景下它们试图将女性服务市场一网打尽。而这家平台,也被公认认为是下一个淘宝抑或京东。

  文│本刊记者 张兴军

  很难将陈琪这位五官精致、穿着时尚的年轻人,和一家独角兽级别公司和中国成长速度最快的女性电商的掌舵者联系起来。作为一个2010年才开始创业,并在不到六年时间里就打造出一家估值30亿美元的电商公司的创业者而言,他就像横空出世一般,打破着人们对创业者的刻板印象。

  从时下的节点回望陈琪的创业历程,具备着移动互联时代的典型特征。在 “风口”转瞬即逝的时代,商业机会同样也是稍纵即逝,陈琪所演绎的,正是一个在正确的时间抓住了一个正确的机会并成为最后的赢家的故事。

  放弃与抉择

  时间是2010年的4月,大饼魏一博清晰地记得是一个周三。陈琪给他这个老同学打了一个电话,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跟他说要创业:“因为你是我非常好的兄弟,我这个人生中很重要的决定,肯定要跟你同步一下。”

  魏一博没有思考很久,在这周的周五就定了一张从广州直飞杭州的机票。那个周末,魏一搏住在陈琦的家里,两人同吃同住,一起打游戏。然后,一个崭新的创业团队成型了,一共两个人。

  从这两个蘑菇街创始人的既往专访中,我们能多次看到这样的细节。两个人分别卖了一套房作为创业的启动资金,金额是150万元,对于个人来说这绝对不是小数目了。

  蘑菇街的另一位核心创始人、CTO岳旭强的加入还要晚一些,这个蘑菇街CTO回想起从淘宝离职然后创业,同样是没有经过深思熟虑。而且,和其他企业挖人给钱的路子不同,岳旭强还是自带干粮加入的。当时,他和陈其各卖了10万股阿里股票,换得了蘑菇街的800万运营资金。

  “我当时也没有想清楚,就觉得应该出来。”岳旭强说,直到创业一年之后他才真正开始想这件事。在淘宝,岳旭强和陈琪都已经做到了“大咖”的级别,手里都攥着可观的期权,如果没有意外,等阿里上市,都将顺理成章地成为亿万富翁。后来阿里上市时,有人曾经算过一笔账,陈琪和岳旭强当时卖掉的股票价值7000多万元。

  等岳旭强真正想通为什么加入蘑菇街,已经是他从阿里辞职一年以后的事情了。“因为蘑菇街很好玩。”岳旭强坦言,在阿里他从业务底层再到系统,都经历过了,从那时候看,未来三五年似乎都已经固定了,但蘑菇街这个新鲜事物则不然,

  “我有很强的被召唤感,觉得再不创业就没有机会了。”陈琪回忆他创业时的初衷时说,因为并没有明确的某件事情促使他决定立刻创业,事实上他也没有提前做好充足的准备。那时候他跟魏一搏阐述的,只是他在淘宝时期所理解的社交和电商而已。

  除了魏一搏和岳旭强,也包括早期就选择投资了蘑菇街的投资人,更多仅仅是基于陈琪的一个想法就选择下注的。

  在蘑菇街的投资人中,我们能够看到这些名字: 括高瓴资本、高榕资本、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厚朴投资、IDG资本、启明创投、挚信资本……,任意列出一家,都是风投领域的佼佼者,他们的共同背书也侧面证明了所投项目的价值所在。

  【图说:合并后的美丽联合集团正式亮相。】

  迭代与重生

  2013年,对于蘑菇街而言却是生死存亡的一年。一直以来,蘑菇街是依附于淘宝,通过向淘宝导量而获取佣金。试想一下,如果只专注于做社区导购的话,蘑菇街的创始人们过的日子一定会很舒坦,躺着收取淘宝的佣金就可以了。但归根结底,这还是为他人做嫁衣的模式。对于陈琪而言,既不甘心也不愿意。于是,蘑菇街向电商平台的转变就成了必然。

  包括启明创投董事总经理甘剑平在内的多数早期投资人,都想象不到蘑菇街会发展到今天这种态势。他们是一步一步跟着陈琪转向、调整的。

  就像团购,从最初一种限时消费优惠折扣的供给,逐渐蜕变为涵盖金融、支付、物流在内的本地生活服务,移动互联网时代,模式的升级换代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着。陈琪每天都要做出“正确的决定”,蘑菇街向“社交+电商”的转变即是如此。

  做电商,尤其是独立而垂直的电商,意味着和淘宝之间必然从“蜜月”走向“决裂”。陈琪曾经对比过这做或不做的差别。充当淘宝或其他电商的导流社交平台,蘑菇街可以得到2%的佣金。而自主做电商,这个比例是10%。另一方面,蘑菇街想要做得更大,电商也是一条必由之路。但这样一来,与淘宝结成的伙伴关系就变得很微妙。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