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查看内容

泉城菊香时,与李清未以为然照片协同醉花阴

发布时间:2017-11-08 08:05| 位朋友查看

简介:我是第三次走进趵突泉的。每一次到济南,都会到趵突泉里走一走,不仅是这天下第一泉,还是因为有个李清照,于是,恰逢泉城菊花最香时,自然要去访清照的—— 故人颂菊花的诗……

我是第三次走进趵突泉的。每一次到济南,都会到趵突泉里走一走,不仅是这天下第一泉,还是因为有个李清照,于是,恰逢泉城菊花最香时,自然要去访清照的——

故人颂菊花的诗词太多,偏偏爱上李清照的词,尤其是她咏诵菊花的词——在李清照的词里,菊花不仅具有前代诗词中的高洁人格的象征意韵,更蕴含了女性的本质内涵。原本孤傲、高洁的菊花,在她的笔下,变得纤细、瘦弱、缠绵、憔悴,并与多情而凄苦的女词人完全融为了一体。在生活和情感的风风雨雨中,女词人不仅 “人比黄花瘦”,而且“琼肌”早已“揉损”,最后只落得“憔悴损”,即使看到“满地黄花堆积”也已无心堪摘。

李清照以内敛的笔力,借菊花意象承载其生命中的情感重痕,以寄托深沉的哀思愁怨,最终铸造了独特的菊花情致,颇受时人及后人的称颂。

在李清照的四首菊花词中,均流露出一种细密缠绵的愁绪,如最脍炙人口的《醉花阴·重阳》: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橱,半夜凉初透。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此词开篇首句就点出一个“愁”字,即全词之词心,并用阴霾暗淡的“薄雾浓云”,和香烟袅袅的“瑞脑”,来烘托愁思之绵绵不绝。

我喜欢李清照的语淡情深,她不事雕琢,在词界形成了一种沉郁凄清的氛围,有力地衬托出思妇百无聊赖、郁闷难遣的闲愁。“永昼”原已漫长难捱,却又偏逢重阳佳节,更是平添几许新愁。重阳九月已入深秋,是已生凉,玉枕纱橱自然也凉,因而“半夜”更是“凉初透”。但这“凉”不仅是肌肤所感之凉意,更主要是心境之凄凉。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用黄昏后的凄清、秋菊的暗香更衬托出词人无语独饮的难言苦情,情与景达到了高度的和谐统一。同时也暗示词人高洁的胸襟和雅致的情趣,并流露出“馨香满怀袖,路远莫致之”的深深遗憾。

如今,独立在李清照的一幕幕生活画卷里,细细品味她笔下的那句“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颇多感慨。词人巧妙的把思妇比菊花,温柔蕴藉,又绝无浮薄之嫌。而一个“瘦”字,把思妇销魂落魄的形神惟妙惟肖地描绘出来,将高标飘逸的隐士与纤细芳洁的思妇的形象有机地统一于词中,既豁达健朗又婉约缠绵

恨萧萧、无情风雨,夜来揉损琼肌。也不似、贵妃醉脸,也不似、孙寿愁眉。微风起,清芬蕴藉,不减酴醾。”读这词,赏着泉城的菊,尤其这白菊如此孤傲、高洁、饱经风霜、不减清奇;它不同凡俗,别具一格,截然区别于贵妇那种搔首弄姿、浓施粉黛的矫揉做作。

就这样,慢慢在趵突泉里游走,与李清照的词一句一字地品味着。词中的女主角已不单单是以往那个“人比黄花瘦”的思妇了,那时的李清照尚能“东篱把酒”排遣忧思,因为她把自己的离愁别绪写得淋漓尽致,来反衬出其夫妇恩爱的甜蜜,所以,纵然有愁,也只是蜜一样的清愁!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